肌肌腹肌肌

在兄贵室友的监督指导下,老老实实坚持健身了两个月,体重心安理得地超过了144磅,外观上也有了一些变化。比如洗澡后在镜子里可以看到稍明显的斜方肌、肱三二头肌;睡前躺在床上可以捏到自己的胸肌、或是能手指沿着胸肌缝来来回回划着玩。这些体验都是不曾有过的。

原点

天气实在好得不像话。阳光直射进来的时候都可以看到浮游的细尘。

去年晴空万里的这个时候桌上堆满看不完的习题和试卷,
被困在图书馆里发微信给朋友抱怨说好想去橘子洲草地上散步晒太阳;

结果今年还是类似的处境。

有缘人会再相见

毕业季。班级活动里充斥着莫名其妙而表意模糊的爱。舞台上有人戴着假发又蹦又跳,有人唱着跑调的歌说着再见。靠在窗户边闷闷的吃西瓜,脑海里想的是 Leon 的那句台词:「We will never see your fat fʌcking face again」。

活动室的窗户正对着图书馆。太阳拉长影子,光线就照在图书馆的墙面上。两侧的绿树从下至上渐变着金光,中间露出的长楼梯上站着某个文科班在拍毕业照。想起年前每天一起在图书馆自习备考的朋友们,从录取结果出来以后联系就减少了。有几个不幸落榜的,更是越走越远。一起打过仗的才能算是战友:这些才是真正的怀念。

四月

每年这个时节是最无聊的。天井里的树叶落光了又长出来了,泡桐树开过了紫白色的花串又落了。研究僧考完了,公务猿也考完了,卡其色短裤男不来了,戴黑框的小胖子也不来了,自习室就这么更迭了一批人。